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刘浩锋 : 郎咸平教授,你的“狼”尾巴露出了!

2016-05-0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本刊特约主笔  刘浩锋

 

最近,凤凰网一篇《郎咸平怎从“郎监管”堕落到与骗子同台? 郎咸平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再度引爆对郎咸平的争议。王璞社长打来电话问是否可以写篇对郎的评论。我爽快地答应了。

 

学会鉴别“狼”:掌握正确的方法论与思维方式

 


 

说实话,我对郎关注比较少。主要是因为他在理论上并没有系统构建与根本性突破。不过,我对其百姓立场的经济学观点是赞许的,就像我对胡星斗教授的弱势群体经济学态度一样。但并不是说我也如此。而是在当今中国大多经济学家站立资本家立场的观点,整个经济学生态有点失衡。在我看来,百姓立场与资本家立场是两个互为关联依存的主体。他们代表的是促进生产力发展的两种基本人格力量,一种是精英群体的资产阶级,在信息技术资本投机能力等方面具有优势。一种是劳工群体的无产或市民小资阶级,缺失的正是精英群体的优势。

观察任何一个市场现象或社会经济波动,如果要避免以偏概全一叶障目,得出似是而非的结论,就需要比较宏大的视觉。比如研究周期性的西方经济危机,如果仅仅停留在十几年或几十年的经济现象的前后因果分析,还不够。能够纵观几百年西方自由经济发展史的教授很多,但这还不够,不然西方整个学界至今也没有人从根本上解析周期经济危机的癌症所在。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得者科斯临死前似乎有所觉悟,洞察到现有一切西方经济学都是飘在空中的理论,但语焉不详,只是呼唤转化一种不同于现有主流分析工具形式逻辑的思维方式。

 


 

但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在逻辑学层面也只是懂点形式逻辑的ABC,根本不懂与之截然相反的辩证逻辑工具,遑论彼此之间的转化关系与成立的条件与基础。所以,要弄懂西方经济周期危机,必须从学术最根本的逻辑方式与价值认知上,重新反省超越它的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但西方教育陷入“分类有余而综合不足”的困境,他们的分析思维方式与假设求证的方法论将自己套在一个彼此割裂的细片化世界,以致传统哲学与审美被自身解构之后陷入了虚无主义困境。就是创造宇宙的上帝的真实面目,也被其曲解的目面全非。所谓新教伦理那是上帝给资本家逐利背书。

 

郎教授是否全面研究西方文化史,然后在经济学最基础的思维逻辑层面与价值认知上有所反省,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来自西方给中国进行顶层设计者,那个美国中情局派驻香港的张五常教授,以及国内形形色色西方经济学的应声虫,都在为腐败有利改革,将国资变为私有造势引导朝政。我2014年在《分化再分化:美日击杀中共的整体战略手法》一文中指出,两面手法,有力的渗透分化了阶层,掏空了民心,绑架了官员,也培养了服务西方的公知,掌控了中国的舆论。这个很危险。一旦出现叶利钦式的人物,站在局部,早已被误导的民众就会推波助澜重蹈苏联覆辙。


 

只有左与右的意见领袖都被掌控时。在关键时刻,就会出其不意迅速解体一个国家与民族。

顶层设计的始作俑者们,当第一波经济学家不辱使命引导国有分化,大量下岗工人走进市场,从计划公平的极端走向自由的效率,经济增长逐渐到达了分化的极致。所谓外资占60%的高价房市,成为源源不断长期掠夺草根百姓巨量利益的绳索。而股市的兴风作浪,则是内外勾结精准出击,将略有盈余的中产阶级一窝端。这种现象,通俗而言就是将之养大然后剪羊毛或者杀掉。显然,经济增长因为消费的乏力而放缓,进而制造业倒闭、服务业凋零。日美背景的阿里巴巴则为大规模的财富重新分配与金融流动性转移进行了根本性的转向。非常有意思的是,银行不忘记雪上加霜落井下石,及时银根收紧,让一大批企业死在“过桥”上。

从这个角度而言,要想掌控中国的舆论,将中国民众玩弄于股掌,必须要有一个站立百姓立场的经济学人物出来领衔填补这个空白。

我想起近代史中,日本一边与中国的革命派爱国派交易,进行大力扶持。一边在中国大肆培养汉奸出卖民族利益;一边扶持文人批判中国,一边又以中国文化的守护者形象出现。一边宣传东亚共荣圈,一边进行赤裸裸的武力侵略。

历史不管它如何穿上何等马甲,你掌握了对方基本的思维方式与方法论,总是会看出端倪。《圣经》上耶稣不是说,末法时代警惕有披着羊皮的狼混入羊群。佛陀不是说,末法时代魔子魔孙会穿着袈裟混入沙门。为百姓代言,也许是一件羊皮与袈裟。关键时候,看他成为民意领袖之后,他要将民众的精神信仰引向何方?

 

郎咸平为何崛起?及其文化代言的方向

 

如果我们只看见局部,那么,我们的纷争会持续不断并没有结果。

只有把握整体的基础上,再切入局部真相,我们就会得出合乎真相的答案。

如果你想理解历史,请记住,真相与现象往往截然相反。看见的真相只是局部真相,并不是完整的真相。任何国家战略,呈现的是部分真相。完整真相就躲在部分真相之后。

显然,就在经济分化的大背景下,郎咸平应时而出,扮演了一个为百姓代言的角色,不是那种学术上的明星,而是专门吸引眼球的经济学界的“谢霆锋”,中国出现了“郎旋风”。

 


 

网媒披露,郎咸平1956年生,台湾学者,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以创世界纪录的两年半时间连拿金融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服过两年义务兵役,当过记者。2001年起开始重点研究中国大型国有企业的产权改革问题。 “最敢说真话的经济学家”之称。父亲是国民党空军少将,曾执教于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是搜狐首席经济顾问、香港东方日报和太阳报“郎评”专栏作者、上海第一财经电视台“财经郎闲评”栏目主持人、汇名家网特约讲师。曾任世界银行、深交所和香港特区政府财经事务局顾问,被股市中小投资者赞誉为“郎监管”。1990年金融学论文引用率排名全世界第一。畅销书《公司治理》的作者,被国内媒体评为中国2001年—2003年全国财经人物,2003年荣登世界经济学家名人录,公认的世界金融学的顶级学者。

郎咸平声誉鹊起在于百姓立场,指出了诸多的“局部真相”。

2001-2003年,郎担任《新财富》杂志的学术顾问,之后半年,携手《新财富》以犀利辛辣创下“郎骂”名声。20096月郎咸平开始在广东新闻频道和广东卫视《财经郎眼》节目担任主讲嘉宾,开始对改革屡屡尖锐的评头论足,引起百姓广泛注目。

 

很多时间,如果不扩大对郎的整体研究与深度挖掘,他的一些观点和某趋近。比如,他谴责阿里巴巴。我也谴责过阿里巴巴。我一直主张要将阿里巴巴收购国有化,因为它颠覆了中国的经济模式与利益分配,举国资源都通过阿里巴巴平台向日源源不断美大输血。但我和他的谴责有本质不同。

他说:“ 医疗改革之后看不起病,教改之后上不起学,房改以后住不起房,国企改革之后全下岗了……什么是国企改革?就是国企改革的利益归于少数人,而且改革的成本归于全社会,这些下岗人员由全社会负担。你说老百姓能够不怨恨吗?……你发现原来这些问题,不是因为邓小平本身出的什么问题,邓小平以经济发展为纲的理念出了问题,造成了今天这种乱象……这么多的改革是谁席卷了改革的利益?我的结论就是腐败铁三角。腐败的地方政府勾结腐败的企业家、勾结腐败的专家学者,形成一个牢固的腐败铁三角。那么这个铁三角是由学者提供一些冰棍似是而非的理念,地方政府执行,透过医改、教改、房改、国企改革。那么资本家赚了钱以后回馈给学者,这个铁三角已经在中国形成庞大的势力,他们操纵着媒体,欺骗社会大众。”

我曾经在《质疑供给侧改革走偏》、《看清一场百年至今的文化殖民战争》等文中,一再强调“在逼良为娼、逼官为盗、逼公为私之后,当这一切都已形成,举国掉入了他们预设的陷阱。于是,他们又捧出道德的旗帜,发动留学美欧早已归顺的学界第五纵队,与已经外资控制了门户媒体,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道德审判,将这一切罪恶的根由归于共产党与社会主义制度;看不清整体真相的人们与学子,也非常认可这种似是而非的判断。当初,他们用这一招搞垮了苏共民心,解体了他们的国家与民族;今天,他们又故伎重演,想搞垮中共与中华民族。”

 

郎咸平是不是充当西方棋子,蹿升为意见领袖后,他开始接连的道德审判呢?由观众去研判。但是,任何猛兽,只要有尾巴,总是会在某个时候露出来的。

 

2016郎咸平沈阳最新演讲》这样煽情说:“中国从上说谎说到下,所有的数据他们全部造假。任何新闻,只要有一点负面的全部都不能曝光。不要以为现在天下太平了,其实什么都不能报导。 中国三十年经济改革的成果,中国老百姓基本上没有享受到,但是经济萧条所带来的恶果却要他们来背负,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执政者?”

 可爱的郎教授在抨击完现象之后,他又要将中国人民的精神引向哪里呢?

他说:“读过欧洲历史,你们就晓得股份有限公司必须有两个条件,一是良心,也就是当时对上帝的良心;如果没有良心,就要用严刑峻法让人们不得不有良心。如果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地区,是既无良心,又无严刑峻法,搞股份制很可笑。当我们把股份有限公司引进到中国来之后,大家发现形体来了,可是灵魂却没有过来,到现在为止,我们学习西方基本上学到的都是表面现象,而没有学会西方资本主义的真正的本质灵魂。金融大鳄为什么在美国如此奉公守法,到了香港,到了内地却如此胡作非为呢,关键是美国有严格的法制环境,香港、内地缺乏法治化的规范,一旦丧失良心,它就一定会大欺小,强欺弱。”

原来,郎教授义愤填膺之余,最后的结论是要求中国人民皈依基督教,才能真正学会西方资本主义的本质灵魂。

那么,郎教授是否真正理解了中国文化要义呢?

郎教授演讲中以三国演义作为例子,指责投机取巧是中国文化的劣根性。天哪,自由市场的天性投机取巧被漠视,却用来指责中国文化,是不是郎教授忘记了1929年胡佛总统为何倒台的了?胡佛当初不是扬言,要将华尔街那些投机倒把引爆经济危机的金融投机分子抓起来么?为何西方流行投机倒把?因为,西方文化现代价值基础在于个体主义为基础的逐利最大化的所谓理性人。为了个体局部效益最大化而罔顾整体集体效益,为了资本家逐利而曲解基督教义,为了效率而罔顾公平,这正是欧洲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接继不断强化个体无上功能,乃至尼采宣布上帝死亡之后,个体替代上帝功能的恶作剧。二战后,随着个人理性深度反省走向崩溃,西方陷入虚无主义困境。

郎教授显然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太缺乏应有的常识。我相信任何一个中国教授都不应该对自己祖国的文化如此刻薄认知。他说,“《三国演义》告诉大家的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劣根性,什么劣根性?中华文化的“精髓”之一是什么?投机取巧,它不但讲投机取巧,甚至还特别强调小概率事件。从《三国演义》就能看得出来,中华文化是崇拜小概率事件的,是非常危险的。”毫无疑问,中国文化或中国人都有投机取巧的现象。正如世界各民族都存在这种现象一样。但作为民族文化,只有理解了民族文化思想主体与思想史的来龙去脉,才能资格言出“中华文化”的精髓。郎教授在这里的举证,见证了他的可笑的狐狸尾巴。一个刻意引导中国普罗大众精神跪倒于西方资本主义灵魂的高级“木马”。

 

投机取巧的郎咸平:从泛亚站台到快鹿假票房事件

 

我相信,郎教授是内心中上帝的。信仰上帝的,一定是博爱的。是不会去投机取巧兴风作浪的。可是,接连爆发出的问题,似乎连抽了可爱的郎教授几记耳光。

这个所谓被媒体称为“经济摇滚”明星,以前卫、尖锐、颠覆性以及在公众中受欢迎程度足以让崔健黯然逊色的郎教授,当狼尾巴露出,却不过是西方派驻中国的一个投机取巧蒙骗百姓的小丑而已。

而崔健在中国融汇东西方音乐元素创新音乐语言建立起来的“摇滚教父”历史位置又岂是他能比拟的呢?

 

郎曾为多家融资公司“站台”,出场费一次60万。并有证据显示,他与操纵电影《叶问3》假票房事件的上海快鹿集团渊源很深。

 

媒体揭露指出,20117月以来,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在杭州、上海、宁波、温州、西安、昆明、大连、哈尔滨、乌鲁木齐等城市举办了的多场投资报告会上,郎咸平等学者受邀与观众们现场交流。

郎咸平白发苍苍的头照,被印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投资报告会的宣传单页上。宣传单页最有讽刺的广告就是“比黄金值钱,比股票安全”投机取巧的语言。

20131020日,新疆地区成为泛亚骗局的“重灾区”之一。泛亚和中国银行新疆分行在乌鲁木齐举办投资报告会前,泛亚方面称郎咸平教授将参加新疆秋季投资者报告会,一时主办方的热线电话爆棚,一票难求。

据《现代工商》杂志2010年一篇专访快鹿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文章揭示,施建祥“已邀请了郎咸平担任担保公司的独立董事”。而东虹桥担保成立,郎咸平系该公司的“战略合作”对象。

不及如此,郎咸平儿子郎世玮跟快鹿亦有密切联系。媒体揭露,创立了“郎基金”的郎世玮与哲珲金融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合拍贷”,在2014年与快鹿集团主发起的“东虹桥担保”签订合作协议书,东虹桥为贷款的借款方提供本息保证。

《棱镜》披露出来的郎咸平次子郎世杰的名片显示,其职位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副总裁”,该名片所留固话为东桥担保公司,另外,郎氏家族与快鹿共同控制香港一家上市公司。

如此看来,郎教授的行为本质是背叛上帝的投机取巧,却不知为何要处心积虑误导中国文化价值,宏扬资本主义个体利益局部利益最大化的精神?看来,沿着郎教授的“狼尾巴”真的要发现其“狼身”“狼心”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