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变质的中国式执法

2016-05-0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前几天去某著名改开市的食街参加同学聚会,看到有电单车载客,我便叫了一辆。一是偷懒少走两步,二是想和载客师傅聊两句。聊啥呢?当然是聊聊最近风靡全国的抓车事件

深圳不是正如火如荼开展清理整顿电单车活动吗?听说连人带车一起抓,连快递员都不放过,一脚踹倒,拿下!

我问电单车师傅:你不怕抓?

他说:抓呗,抓人有个吃饭的地方,把车抓走我再买。

“嚯,我说:够牛的!

他说:不是牛,总得吃饭吧。

我明白他说的吃饭是养活自己和家人。

我说:听说你们这一片抓的严,主要是你们不该和交警打架,民不和官斗。

电单车师傅愤愤不平地说:不是我们和他们过不去,人家也是吃这碗饭,没必要。问题是他们太过分。你说我们的车上路,你该抓的抓,抓住算我倒霉。问题是他们几百口子人跑村里搜查,停在家里的车,上锁的车剪断链子也拉走,太欺负人了!

“这样啊……”我有些无语。

他说:后来连特警都来了!

也就是说,这一事件从过度执法上升到暴力执法

到了食街,和老同学聚会,多年未见,兴致一来多喝了几杯,聊来聊去,又聊到执法。因为我们其中有个同学是山东老家来的,专业截访。一说到他们的工作,就一肚子苦水。

他说:我们经常到北京蹲点,尤其是全国两会期间,三个人住一个屋,自己做饭吃。

我说:不是维稳经费投入很高吗?你们应该吃香的喝辣的啊!

他说:高不高我不知道,反正没到我们手里。一个月一人补贴1500块钱,你说怎么用?住宾馆三个人一间房,就算每天150块钱,每人每天也要50块。吃饭呢?车费呢?

我说:那你们怎么办?

他说:自己想办法解决,抓到上访的和他们当地领导谈条件,就说他想回去,就是要求有点高……乡镇领导怕麻烦,只要人回去,愿意多钱。

“给他们要多少钱?我问。

他没回答,神秘地一笑。这一笑我明白了。

“维稳变成了维稳生意上访变成了上访买卖

我以前听说过一句话,你这个国家政体要么天下为私,率土之滨,莫非王土,从私利出发,当皇帝的也会经营好这个家。不是自古以来明君多如牛毛吗?再者就是天下为公,按洋人的方式管理国家,实行民主政治民主监督。 

不能中不中洋不洋,含糊不清。打着民主专政的旗号实行民主专制,用为人民服务装点门面,实际上是为少数人民服务,这样行不通。

上行下效,你种下的是不诚实的种子,下面的人当然欺上瞒下。曾有个民谣是这么唱:村骗乡,乡骗县,一骗骗到国务院。

到了执法层面上,这种欺下瞒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总结了三条:一,上级布置了任务,掂量着对自己有好处就上,可以借此升官发财抢着要。否则就推三推四,推不过就,拖着不办或者拖着慢慢办。

你看,为什么官员热衷于搞城建,热衷于修路,门面工程,把政绩做在明面上。据说有些地方在豪华的公路两旁拉一道围墙,围墙后面就是破屋烂舍,就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治下之民。

二是。这个词大家熟悉,一般男人都好这一口,不过行政执法部门吹出来的政绩害死人。当年浮夸风导致饿殍遍野,这个教训犹如昨日。

尤其是有些单位,为了完成任务定指标。你说其他机构还好说,公安机关定指标什么意思?你们这个片区给一百个小偷指标,必须完成。我这儿是高尚小区,里面住的全是雷锋,就一个差劲点的还叫陈光标,我到哪里给你抓一百个小偷?于是,为了完成任务,只有抓冤大头顶数。于是,冤假错案不可避免!

三是。比如说前些年摩托车抢劫严重,就禁摩;最近电单车交通事故频发,就开始抓电单车。一个字,多省事。

对上,你不能说我没作为;对下,不是可以显示我的威风吗?这边抓那边放,还可以做点无本生意。你说,你不从交规方面整治,规范他们的行驶行为,越权抓人抓车,把人家公安和法院的活都干了,多累呀!

以前禁摩,理由是摩托犯罪不可控。其实有什么不可控的?现如今到处都是摄像头,有人放个屁都能照见一道烟,还有什么监视不到位?摩托车禁了,违法犯罪减少了吗?换了个违法犯罪方式而已。

再往细里说,你不是怕摩托车抢劫吗?摩托车都有牌照,哪个牌的车有问题,先追究车主的责任,实行连坐;发现无牌照的车上路,一律定性为犯罪嫌疑人,动员朝阳群众进行密集监视,还怕他作案?人家说,共产党最怕认真二字,只要一认真,办法有的是,都比简单粗暴的执法方式强。

一推二吹三禁,就是现如今某些官员奉献的为官之道,具体落实到执法层面,又构成一道以为主的风景线。

但是,你会发现一个现象,凡是写着禁止大小便的地方,一定有一堆铲不完的屎。要不想当这个铲屎官,一定要改变简单粗暴的执法思维模式,变管理服务,变围堵疏导,变大衙门小政府三变做到,社会自然稳定,于是国泰民安,既不会再出现那么多上访专业户,也不会有那么多异见人士给你要民主了。更重要的,就是不会再有那么多境外势力妖言惑众。他来且由他,我自众志成城,全民皆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