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高考即将来临,准备好区别对待了吗?

2016-06-0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题记:新一年的高考又来啦,您或者您的孩子准备好被区分对待了吗?1977年,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冲击而中断了十年的中国高考制度得以恢复,中国由此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但随着高校普及率逐年增长,也暴露了越来越多的问题。近年来,您肯定有听到无数高考改革的新闻,考两次,3+3,走班制等各种花样层次不穷。然而这些改革真的会使高考越来越公平公正吗?您的孩子在高考上就不会继续被区分对待吗?

高考作为一项公平公正的长期政策,在监考,批改,出题等等方面确实赋予了每一个人相同的权益。虽然“一考定终生”常年来为考生以及家长诟病,好在教育部门积极响应,出台了多项应对方针,引起了广大好评。然而,今天我们要谈论的不是前不久的扩招,也不是最新的高考改革,而是考生被不公平对待的:地方“特权”分。

       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中国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实行全国统考,各地分数一目了然,无数人通过高考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和价值。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北京,上海退出全国统考,继而高考也在逐渐变味。



拿笔者自己老家的例子来说,我们当地的高中(县级市),学子每天早晨5点多起床,赶去学校上早自习,然后一直在学校呆到晚上十点左右下课,日复一日地刷着试卷。相对于北京上海的备考生来说简直辛苦太多。

然而,抛开江西高考试卷难度系数大于北京这个问题不说,即使我们考着更难的卷子与考更简单卷子的北京学子拿了同样的分,就北京大学而言也会优先录取北京户口。下图为去年北大清华2015年的录取计划(表格数据来自于高考志愿填报),表格中北大清华计划招录北京户口大学生共351人,而江西总共只有46人。当然,在全国各省高考难度系数排名里,江西是远没有资格出来喊冤的。


相对于一考定终生,各地自主招生更应该改革。


我们先来看看,为什么国家要实行分省高考制。理由有3:第一,分配上来看,各地教育资源不均衡,实行统一全国考卷对落后地区的不公平;第二,从城市建设上来讲,避免优秀人才流入外省;第三,政治上,降低管理风险。


听起来似乎挺有说服力的观点,但放在今天真的难以令人信服。首先,实行分省高考制度是为了保护教育不发达的地区还是继续牵制不发达地区的教育发展?降低偏远落后地区的录取分数线从而弥补落后地区的教育,从短期来看是非常人性化,但长期来看并没有解决教育资源不平衡的根本问题。发达地区不仅享有政策上的支持还有优越的教育水平,从越来越疯狂的学区房来看,不少条件优秀的资源看重发达地区的“特权”涌入大城市,剩下偏远地区破罐破摔,这仅仅加重了地方与地方的不平等,真是越治越病。再看从城市建设上来看,人才的流出与高考关系并不大,在哪里上大学并不是人才决定在哪里参加工作的决定因素。

       如果需要推进各地方教育资源回流,平衡教育资源,不仅不应该推行分省制度,而应该开放全国统一考卷,并且不搞“地方”特权。这样在大家看来,在哪里读书,身在哪里的户口对高考并没有多大影响,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留在家乡。也不会有那么多学生面对“残酷的择地录取现实”提前放弃了努力。另外,大学本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这样一个地方,当一座大学,大部分学生来自本土,形成一个封闭的自我群体,既违背了大学的初衷,也不符合现代全球化和多元化的潮流。



实行全国统一考卷,统一录取,公平竞争能一定程度上繁荣教育水平,在促进全国各地平衡发展也有非常大的意义。如今信息的传播速度也远远不是上世纪末能比拟的,在特别是未来的几年里,实行统一的全国高考制度,淘汰旧落后的政策在文化融合,全面富裕方面都有极大的帮助,这种更公平公正的措施也是众望所归。


高考地方特权的真相


为什么大城市的学子较农村子女更容易考取大学?如果要探讨一个原因,往往我们需要反过来去思考这个问题。如果大城市的学子考不上大学怎么办?同样是考不上大学,农村学子可以回家种地,或者到外省打工输出劳动力。但如果一个娇生惯养的城里娃没有考上大学,他们是非常不愿意去“进厂”贩卖劳动力的。那一旦各大城市出现因为学历不够而导致的失业潮,对国家局势冲击肯定要大于农村学子。



同时,不仅在中国,全世界的政治家都是为小集团牟利的。相对于各领域的精英分子或者领袖,他们的声音和力量肯定大于普通百姓。讨好对自身政quan威胁最深的全体,是所有政治家的天性。


所有的学术发达地区,都没有地域特权


在当今所有学术发达的地区,都不存在地域“特权”。并且从资源分配上,拿日本来说,东京最好的小学人均经费不能超出偏远山区小学人均经费的2倍。然而目前就中国大城市小学人均投资与偏远山区对比却超过了不止20余倍。

在大城市上学的孩子不仅享受到了高出农村20倍质量硬件与师资,在高等教育录取方面却还要高出二十倍(2014年高考山东户籍与北京户籍录取重点大学比例),这么大的倾斜何来的公平与公正。


应该如何改变现状


许多大学的财政开支过于依赖于地方,甚至不少部署大学在财政支持上,地方政府远大于中央。然而当地方政府的影响明显倾斜,便会影响大学原本的属性,自主招生便是这样来的。



解决自住招生问题在于中央的财力支持,并且优化资源配置。特别是一些重点大学,北京大学,厦门大学等等,这类大学应该是集合全国的资源,为整个国家输出高等人才,而不是小圈子里挑佼佼者。

首先将高校从利益的泥团里解救出来,然后平衡资源配置,打破对地方的依赖性,摆脱虚伪的“自主招生”。为真正公平公正的全国统一考试录取做好准备。所以说,高考改革真的“改”到点了吗?为了更公平公正,该改的是”一考定终生“还是隐性的地方特权”大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