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美国一棵树,中国一栋房,拆迁隔着一条命

2016-06-0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拆迁为何不通过法律解决

 

       5月10日下午,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街道薛岗村发生一起连环命案,因为拆迁补贴原因,凶手自称拆迁后“活不下去”,于是选择了一条极端的道路。

 

       我们很沉痛,在近些年,拆迁问题导致的命案和负面新闻越来越多。“拆迁”二字已经变成了一个极具敏感性的“中国”话题,在拆迁过程中频繁引发的悲痛事件,让人“活不下去”的是因为利益分配存在漏洞,还是对无处可诉的绝望感让人失去理智?

 


       如果在美国,拆迁补偿遇到分歧,人民会如何解决:“法庭上见!”不仅仅是拆迁分歧,在美国社会中,遇到很多无法通过沟通协商的事情,大家都会冒出这样一句经典的美式语录“ I will see you in the court (法庭上见).”

 

       美国实际上也有强制征地,但为何从来没有重大的拆迁新闻引起舆论的关注。值得一提的是,在高度保护个人财产的美国,强制征地并不等于强拆。通常美国政府会在无论出多少天价,也谈不拢“钉子户”的情况下,将钉子户告上法庭,由法官判决。如果法院判决政府胜诉,才能下发强制征地指令,在此之前,政府不能私自破坏公民的私有财产。与中国出去买个泡面功夫,家不见的现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另外再讲一个故事:

       在美国的治亚州雅典城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叫“拥有自己的树”。

 

       一百多年前,雅典城的一位老人因担心自己去世之后,后院里的那一棵老橡树“遭遇不测”,便在遗嘱里将这棵树的所有权,连同树下八英尺半径的土地赠给了这棵树。

       随着城区发展,后院变成了街道,老橡树和围在它周围的栏杆正好在路中央,这棵树占掉了一边的车道,迫使所有车辆让步。无疑,这棵树已经阻碍了交通。但是,在要不要移走这棵树的听证会上,附近社区的居民认为,公众受影响的利益,在质和量上并没有压倒这棵树的财产权。最后,这棵树保留了下来。

 


       当然上面提到的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也侧面说明了美国法律制度的公正以及对人民私有财产的谨慎和尊重。

 

       然而,在当前的法制中国。(我没有统计数据举证)至少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及其家人,这一辈子是都没有接触过法院的,甚至害怕法院,不信任法院。但在美国,人民却将法院作为自己最强大的依靠,因为他们知道,在他们那儿,法院是中立的,将美国公务员告上法庭那更是家常便饭。而在我走访的拆迁案中,最终被“解决”的钉子户,只能低头怨声一句:民不与官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脸难看,门难进”、人情案、金钱案、关系案将伸张正义的法院大门推向了群众的远方,复杂的受审程序更是让人民丧气。即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案件胜诉,法院虚弱的执行力也让人对法治丧失信心。

 

上访不上诉

       “找个人,托托关系,送点钱。”我相信,当咱们老百姓遇到困难时,这是一个最常见的解决思维。中国的老百姓是非常实际的,在权衡利弊后,往往会结论出最“实惠”的方法。上访不上诉,这恰恰反应的是体系偏差,而并非公民的“法制感淡薄”。

 


 

这是领导安排往往比法院裁决还要有效?

       虽然近些年,“法治”这个词喊得很响亮,但实际上成效仍然不见涨。领导“下文”往往比“法院裁决”还有用。违法分子蔑视法院判决的事情屡见不鲜,而领导的一纸文书却能让相关人等老实听命。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不法分子藐视法律是因为他知道在小问题上,他可以“找个人”解决,而当“那个人”也告诉他不能这样做时,他才会乖乖伏法。说到底,当法律的公权力向某部分“私权力”低头时,法治要走的路还非常漫长。

 


 

当法律成为公民维护自身权益的武器

       郑州连环杀人案的背后到底因为补贴不够,还是无路可告,无处可诉的冤屈因愤怒引发的血案?毕竟“人活着,钱没了”仅仅算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并不至于逼人走向死亡的边缘。当一天,法律成为保护我们的武器,包工头拖欠工资可以法律解决,拆迁可以法律解决,领导不妥善的行动我们可以上诉,当底层无力的百姓有了一个强大可依的后台,真的还会有那么多因为“法律观念薄弱”而滋生的惨痛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