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取消农村户口,朝廷和商贾的阴谋

2016-06-0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该取消的是农业户口,还是农民工歧视?

 

 

       截至2016年5月初,已经有多达29个省份出台了户籍改革意见,在各省份的意见中,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就是“取消农村户口”。

      取消农村户口?大家没听错,也许再过一两年,我们所有的户口将不再有城镇农村的区别,而是统一改为居民户口。

 

      梳理了部分网友的声音,一部分网友认为,取消户籍区分制度是改革的进步,是对农村居民的尊重,因为农村户口本身就存在歧视,取消农村户口能促进人民进步及和谐。

      也有部分现持农村户口的朋友反对户籍改革:“现在我们在农村有补助,有社保,取消了农村户口,不仅我们的种地可能要收回,意味着我们连基本的保障都没有了!



       看似这是一个关于面子和利益抉择的问题,但在此,我想做个大胆的假设:如果我们政府在各个环节上都满足农民们的要求,保留耕地,继续提供社保,补贴。那么这些由村民转成的居民户口持有人就不存在歧视了,他们就能享有和“城里人”同等的尊重?

       户籍改革的背后,到底是为了向“平等”迈进还是为了推动城镇化,卖更多房子?如果是前者,那么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纸面上的人人平等,还是切实地提高农民,民工的权益和地位?

 

      在进入正题之前,讲一个大家都做过的观察。不管来自哪里,学历文化高低的人,在一条十分干净的道路上随手乱扔垃圾的现象会显著减少。诚然,在城市里,打架斗殴,偷盗抢劫的行为很大比率是来自外地的农民工。我们的确看到了这些不好的现象,但有没有想过,是否原本我们居住的这条街在他们来之前就堆满了脏脏的垃圾?


 

 我怕城里人


      “我怕城里人”这句话也许是对农民工粗鲁,频繁拉帮结派最好的诠释,只不过人要面子,通常将自己的“怕”用另外一种形式表现出来。每天都有一大批来自农村的孩子为了梦想,为了多挣点钱,为了生存背井离乡,来到城里。然而,他们有的被骗到了传销,有被骗去出卖身体,有的辛苦干了大半年却因为工头拖欠工资跑了回不了家。有的因为在社会遇到种种欺负,又无处伸冤,最终这群人只好聚集在一起去反抗那些不平等的待遇。表面上,我们看到了一群不具备现代化高素质的人群频频闹事。事实上,当我们坐在由农民工们挥洒血汗筑起的先进多媒体教室,接受高等教育的同时,我们是否关注过农民工为什么“素质低”,每个人平等地出生,为什么仅有城市的百姓能享有完善的素质培养,而农村的孩子又有谁关心他们是否公平地接受到了合理的教育,他们的学堂为何只是简陋的茅屋?

 


城乡资本分配差距大 

      我曾采访过不少即将要去城里打工的村里孩子,问他们为什么要去城里?

      他们说:想去城里挣点钱啊,然后回村盖栋屋。

      我:既然打算定居在老家,为什么不干脆就在村里找活干?

      他们说,钱都被城里人挣走了,村里找不到活。资源的分配不公,背井离乡,成为他们无奈的举动。

      整天喊着消除歧视,人人平等的口号,但我们真的付出了多少行动?为什么农村教育水平落后,信息获取匮乏,导致农村的孩子缺少法律意识,到了城里做起了诈骗,被骗到传销,出卖身体和灵魂?据统计,在985以及211等重点大学,农村户口的学生仅占百分之10.并且这是一组2008年的数字。有专家称,随着经济发展,城乡教育水平逐渐拉大,从农村走进重点高校的孩子还在逐年减少。



       甚至,有不少家庭负担不起孩子在大城市的上学的费用,只能让孩子直接步入社会打工。从而进入一个恶循环,那就是:寒门在难出贵子。

       取消农村户口之前,不如落实好更完善的按劳分配,缩小贫富差距,为什么让省吃俭用,汗流浃背的民工父母负担不起普通的大学学费。如果进一步提升劳动者的收支水平需要有一个漫长的过场。那么在当今的法制社会,请强制要求雇佣方给他们签订正式的劳务合同,违法者严重处罚,毕竟他们在这样,


毕竟,没有劳务合同,黑心商人跑路真的很简单。

 


      取消农村户口真的能消除歧视?我看未必。

      那些包工头真的会因为手下成了居民户口就给其签订正式的劳工合同?

 

      相关部门会因为民工拿到了居民户口就出面替他们讨薪追责?

 

      老师会因为班级失窃而不把怀疑的眼光第一时间投向拿到了居民户口的民工孩子?

 


      所以,该取消的是农村户口还是农村歧视?与其用橡皮擦擦掉书面的歧视痕迹,不如真心实意完善资源分配制度,在农村也配备完善的教育和医疗体系。在我们歌颂dang的丰功伟绩时,是否能顺带歌颂一次我们的民工大叔们,毕竟真正流汗的是我们这支可爱的先锋队。


   
       我想听到一首歌,不是“我看见这个城市日新月异,万家灯火,没有一盏属于我”而是:“我看见这个城市日新月异,背后靠的全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