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西藏与汉地佛教,谁是“六耳猕猴”?

2016-06-06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亚洲文化:西藏信仰与汉地佛教


2016年5月,拉萨的天空十分晴朗。伴着橘红色的晨曦,我落脚到了这座蕴藏着悠久历史宗教的宏宫。

 



一早,布达拉宫就聚集了众多前来朝拜的藏民,人们围着这座宏伟的建筑转着圈圈,这是一种吉祥的象征。纯净的天与地,灿烂的草与光,像一首爱情的诗句。

 

 

 在众多淳朴朝拜的藏民中,一位摸约6/7岁的小男孩吸引住了我的目光。小男孩穿着简朴,橘红色的小棉袄配上黝黑的脸颊显得十分让人怜爱。


站在宫殿的石板上,享受着阵阵凉风,远观着那些令人肃然起敬的朝圣者,我十分难受。在高度“文明”的大都市,每个人都怀揣着自己的小心思,每个人都迷失了信仰,拜金钱至上。对比这儿宗教留给我的虔诚与信仰,东部的汉地寺庙在我的记忆中却仅剩下天价香和功德钱。

 

 


      太多太多缺失信仰的商人,如今造假诈骗已经成为惯见,甚至将宗教都套为一门低投入,高回报的“生意”。没有工厂,不用技术,仅仅利用他人的虔诚就可以牟取暴利。


更有看过一篇关于佛教四大名山即将上市的新闻。有评论道:目前很大一部分寺庙只是单纯的旅游场所,没有任何的宗教功能,只徒具寺庙的外表而已。





目前,高价香火,强制性门票,收费抽签,高昂的开光费,可谓的事事都能与钱挂上钩。不知什么时候,宗教场所作为一个宗教群众非赢利的交流地,成功改革为通过商业化的模式从而推动旅游业,成为一方景点的新模式。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昆明岩泉寺,还曾爆出现金不够可刷信用卡消费的服务。甚至还有寺庙大师借着菩萨作为利刃,提倡香火烧的越多,许的愿将更灵一说。

 



我回想起曾经,在西游记里,三藏大师提倡的以慈悲为怀,济世救人的理念。如今是很难听到一条得道高僧“普度众生”的事闻,大把用来济世的香火钱去了哪? 曾几何时,善良高僧的形象渐成了如今倒卖天价香的一个负面群体。

 



不过,即使提到那么多汉地佛学的负面内容,但仍不乏一些潜心修行的佛学净地。比如,就在莆田境内的南山广化寺:

宁静祥和,漫步其中你会不愿意发出声响,只想静静的感受这佛门清净之地。

 


这是寺庙中的一位老僧,每一个路人经过的时候,他都会道一声阿弥陀佛。



      真正修行的人,在哪并不重要,有住在名山高峨,也有散落在民间乡村的。

这是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文殊乡的文殊寺,必须一提的是,这间寺庙只有休贤法师一个人。而且这间寺庙是这样的。

 


休贤法师是一个自认为不赋大学问的人,她时常向人请教。



 不仅学问不大,休贤法师还没钱。可就这样一个人,却能受到村民的爱戴。村民们时常主动将自家种的菜送给法师,休贤法师也不要多,多出来的粮食就送给那些需要的人。


那么她自己是如何做的?存点钱,举办个学堂,教几十个小朋友。请几位有学问的居士来讲学。

图片是休贤法师邀请国学教师一同开展的“夏令营”活动。



 休贤法师根据现存的农村问题,她说她在想多照顾留守儿童的同时,下一步开办一家养老院,照顾农村的空巢老人。

就这样一个没多高深学问的人,我们能说她不伟大吗?


除此之外,必须提一提被誉为“真正的佛学净地”的大悲寺。

 


与其他景区以功德箱作为考核指标和任务的大悲寺有点“格外另类”。他们寺院外的牌子是这样写的:

 


     清晨念佛诵经,下午劳作修行,傍晚一同参加晚课诵经伴着暮鼓的敲起,大悲寺的一天便结束了。



清苦而略显单调的修行生活让许多佛教徒心生敬仰,也赢得人民的一致称赞,不仅是寺内生活让信众叫好,大悲寺特有的行脚也广受推崇,网络流传的图片便是大悲寺僧人行脚时所摄。

有许许多多大悲寺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也有越来越多的居士开始求学大悲寺,以及向往那些真正的修行净地。这是一个好的消息,汉地佛学在觉醒, 佛学初心在回归。   愿浊流肃清,慈悲回归,净地长存。



寄语:

诚然在如今社会,金钱变得越来越万能。昨天看视频,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有一个红色按钮,你按一次就能得到十万块钱,但同时会死去一个人,你会按吗?

答案是缺失信仰的人会按,而且很疯狂地按。可以看看那些地沟油,苏丹红,假冒医疗,诈骗,疯狂的补习班,黑心旅游团,炒到7万一平的房价。我们发现,如今联系人们最紧密的衣食住行教育,无不被贪利份子给混搅了一把。

看看我们虔诚的藏族同胞,我们是否应该虚心向他们学习,找回原本属于我们对信仰,对道德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