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楹联文化中的“哥德巴赫猜想”究竟谁为折桂人?

2012-04-19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本刊记者 刘和平

       望江楼(崇丽阁),始建于一八八六年,于一八八九年建成开放。以其“既丽且崇”的建筑特色,成为成都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地标。一八八九年开楼不久,曾有隐士在望江楼挂出所拟的楹联上联:“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楼千古”,从此引来文人骚客百年应对,迄今仍不绝尔,但终因历史文化等因素,下联仍未能赏愿。

       二零零九年,是望江楼建成一百二十周年的喜庆之年。成都望江楼向全球华语世界重金征集下联,所征楹联经评委会评选,夺魁榜首者,定当酬偿。其楹联绝对拟将荣登望江楼并固化在筹措中的“望江楼薛涛缘诗歌文化墙”(暂定名),镌刻永世留芳;并与其它参与征集评选出的优秀作品同时收录在《成都望江楼诗词楹联汇编》里。

        通过报纸、网络发起的全球第三次征集活动收到了3758份回复,其中不乏优秀作品,但经组委会筛选认可的也寥寥无几。如:

        邀月岭,邀月饮,邀月岭巅邀月饮,月饮万家,月岭万家。

        观月阁,观月落,观月阁中观月落。月落无言,月阁无言。

        朝月阁,朝月落,朝月阁中朝月落。月落无声,月阁无声。

        百年来普遍认为较不错的,是几十年前什邡李先生应对: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影万年,月井万年。

        印月井是四川什邡市的一处小景,原在城关北门,但早无踪影。原址上只有散发着现代文明气息的钢筋水泥街区。

        征联活动的专家评委、四川省文史馆馆员、成都市诗词楹联协会顾问冯广宏认为,“仅从文字上来说,要对齐这个对子并不算难。关键是既要对得工整,所对景点又必须有相当知名度,要和望江楼这个国家重点文物‘门当户对’,必须有一定深度的人文内涵”。在成都望江楼建成一百二十周年庆典上,“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楼千古”这一上联,还是没有找到可以与之匹配的最绝下联。

        四川警界作家肖兴文先生经潜心研究和探索,才思突涌笔端,于今年三月应对出具有时代精神和创新的下联:

        观海岭,观海景,观海岭前观海景,海景百年,海岭百年。     

        观海岭是中国宝岛台湾的风景名胜地,位于台湾著名的柴山之上。柴山,又称寿山,是台湾南部高雄市西南滨海的山,也是高雄市临海的天然屏障。其地质属隆起珊瑚礁石灰岩,天然岩洞甚多,旅游观光者频至。

        此联一出,便引起了媒体和业内专家们的关注。四川《华西都市报》三月二十四日报道了肖兴文应对望江楼(崇丽阁)楹联下联的新闻。三月二十八日成都市文化局组织川内相关专家学者对“观海岭,观海景,观海岭前观海景,海景百年,海岭百年”下联进行研讨、论证和点评。

        专家们认为,肖兴文所对的这幅下联,有以下优点:一是对仗工稳,意境开阔;二是考虑和照顾了了字句结构平仄叠韵;三是情感和文化内涵丰厚,把海峡两岸文化联系起来,有利于促进文化交流,扩大望江楼在海外的影响。总体来看,这幅下联已经“逼近最佳”!

        但就纯粹的楹联学术和技术层面评判这幅下联,专家们也指出了所存在的瑕疵:一、望江楼是成都的名胜;观海岭是台湾高雄的游览地,两地相对太遥远,下联最好是选择望江楼附近景物或本土名胜做对才可。二、上联中的“江流”可做名词,也可做动词,有双解词义,动静结合意境深远。“海景”则只能做名词,不能做动词;三、“观海岭前观海景”,其中的“前”字只是平视海景,缺乏俯瞰的气势,不如改为“巅”字,气势要更大些;四、“海景百年,海岭百年”与“江流千古,江楼千古”出现避讳的词义“合掌”现象,即“百年”不能对应“千古”;五、楹联,是挂在柱子上的对联,与一般的对联不同,它只有一个主题,作为景观联只能挂在一个地方。“望江楼”与“观海岭”地处成都、台湾高雄两地,一副楹联不能体现两地主题。对联可以,楹联则不行,这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楹联其特殊形式所决定的。

         研讨、论证会上,专家们还就弘扬楹联文化问题,提出了一些建设性意见。参加会议的有四川省文史馆副研究员、省楹联学会副会长冯修齐、冯全生,秘书长李兴辉,四川省文史馆馆员、研究员、成都市诗词楹联协会顾问冯广宏、四川省对联学会副会长景常春、四川省委宣传部阅评专家谢文三、望江公园负责人王道云等二十余位专家学者和新闻媒体的朋友们。

         针对肖兴文所对下联,擅长写赋而著称的著名作家兼文艺评论家、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有中国“钱学”研究和中国碑赋第一人称谓的何开四先生发表了独到的见解。

         针对专家研讨会上认为“观海岭”与成都的联系太远的观点,何开四先生认为这并不能构成这个下联的不足之处。他强调,“在本体与喻体之间,含义越是差别远,越是会形成更强的艺术张力,反而还会营造出奇的艺术修辞效果。‘观海岭’的‘海’与‘望江楼’的‘江’有江海同源、人心相连的人文内涵,还是很好的创意。”何开四说,“在楹联文化中,有一种‘无情对’的艺术形式,所以没有必要在乎这个束缚” 。同时,他认为“合掌”的戒律有时也可以突破,比如古人留下的精美绝对“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鸣与噪就是合掌。

   何开四也指出肖兴文所对下联的不足之处,“‘观’和‘望’是一回事,所以有同义反复之嫌。而且‘百年’比起上联的‘千古’,气势显弱。但是肖兴文的下联已经很难得了,一百多年来,还没有出现一个下联是被公认为‘最佳’或接近最佳。其实,为经典上联寻找最佳下联,可以无限接近,但是永远无法绝对完美。”他还表示,肖兴文对出的下联引发大家讨论,本身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他敢于向高峰挑战的精神可嘉,而且有助于唤起大家对楹联这种传统文化的热爱和传承。

        百年来,挑战应对望江楼楹联下联者络绎不绝,层出不穷。但究竟谁能在破解这幅楹联中的“哥德巴赫猜想”,仍然是高山仰止,还须更多有志有识之士不懈攀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