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周刊门户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亚洲新闻周刊网

怀念郭主席——股灾周年忆

2016-07-04  来源:亚洲新闻周刊

怀念郭主席——股灾周年忆

 

编者按:本刊2016年第4期发表了《南橘北枳、东施效颦——对当前股市的反思》一文,引起了不少读者的反响,普遍认为文笔犀利、观点鲜明,摆事实、讲道理,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然而,大家感觉还有些话似乎不吐不快。为此,我们再次走访了徐士敏先生。

 

亚洲新闻周刊;徐总!很高兴再次见到您。615日是股灾一周年,能否就此再次说说您的想法。

徐士敏:上述一文发表后,不少同仁通过来电或微信,纷纷表述了他们对此认同的意见。并期望深入探讨这一问题。

 

亚洲新闻周刊;徐总,上次这篇文章主要是环绕我国证券市场的监管思路和基础环境以及证监会主席人选问题展开的。今天您的主题将涉及哪些?

徐士敏:首先还是管理层的人选问题。众所周知,证券市场创新不断,尤其是近年来证券期货创新技术与标的层出不穷,没有从业经历却统管具有从业经历的证券业,确实让人匪夷所思。而且,中国投资者结构与投资理念,跟海外成熟证券市场差异很大,没有中国证券从业经历所赋予的感性认识,如何有效引领创新并监督管理?大行的行政机关色彩,使得证监会主席做出的重大决策简单直接,加上证监会领导班子与各部(局)有过从业经历的人员少之又少,没有进行审慎的沙盘推演,无法预料到实施后果。由分业经营的银行业高管来掌舵证券业,专业性勉强、未经历过证券期货市场历练,证券期货专业知识与技术、市场实践经历与经验的先天缺失,监管创新性强、风险性高的证券期货市场,难以为国务院领导提供可行性决策方案。已经卸任的7位证监会主席,没有一位因为贪腐问题下课,很多却是由于证券从业经历与经验的不足,造成中国证券市场乱象丛生,与实体经济运行背离过大。

 

亚洲新闻周刊;记得上次您说到:“仅有六届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两手抓,一手严抓监管促规范,另一手狠抓创新促发展,真是难得。”能否具体阐述一下?

徐士敏: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因此证监会主席的配置及权限划分至关重要。中国证券市场尽管取得了引以为傲的成就,但历来的积弊和民怨,尤其是股灾,难说不是跟证监会主席配置及权限划分适当与否,关联密切。郭树清自201110月至20133月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出任前先后任贵州省副省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133月至今,任中共山东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理省长,省政府党组书记;20136月,人中共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省政府党组书记。无论从能力,还是履历,都是比较称职的。所以,作为一位市场人士,怀念郭主席。

 

亚洲新闻周刊;您能否具体展开一下。

徐士敏:首先我们听听他在不同场合的发言:2011121日在第九届中小企业融资论坛上说:“尽管国内外许多权威研究机构一致认为,中国的股票市场蕴藏着罕见的增长潜力,但是低收入人群和以退休金为主的人群就不太适宜参与其中,应当建议他们更多考虑风险较低的投资和储蓄工具。”在上任不久之后一次内部场合中,郭树清提出疑问:“IPO不审行不行?” 2011121日,郭树清在第九届中小企业融资论坛上讲话:“小偷从菜场偷一棵白菜,都会遭到大家谴责,但若有人从成千上万股民口袋中掏钱,却往往不会被人发觉。这就是内幕交易的实质!”由此可见,无论从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还是推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或是打击内幕交易等各个方面,都可以听到他的呼吁。

 

亚洲新闻周刊:201110月至20133月,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期间,在郭树清的主持下,中国证监会出台了哪些政策法规?

徐士敏:请看以下有关文件。

20111216日【第76号令】《基金管理公司、证券公司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试点办法》;

2012214日 【第77号令】《关于修改〈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六十二条及第六十三条的决定》;

2012518日【第78号令】《关于修改〈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的决定》;

2012619日【第79号令】《关于修改〈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第六条及第十二条的决定》;

2012725日【第80号令】《证券期货市场诚信监督管理暂行办法》;

2012731日【第81号令】《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

2012920日 【第84号令】《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

2012924日【第82号令】《证券期货业信息安全保障管理办法》;

2012926日【第83号令】《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

2012928日【第85号令】《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

20121011日【第86号令】《关于修改〈外资参股证券公司设立规则〉的决定》;

20121018日【第87号令】《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

20121019日【第88号令】《关于修改〈证券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监管办法〉的决定》;

2013131日【第89号令】《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管理暂行办法》;

201331日【第90号令】《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试点办法》;

2013315日【第91号令】《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

上述文件涵盖了证券市场的发行承销、上市公司并购、机构投资者监管、市场诚信监督管理、资产管理业务、证券期货业信息安全、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证券公司法人治理以及新三板市场等各个方面。涉及面之广,监管力度之深和发布频率之高,是前所未有的。

 

亚洲新闻周刊:上述政策法规的实效如何?

徐士敏:在市场监管方面,郭树清提出要有效落实相关市场主体的基础管理和内部控制,逐步健全市场化的监管机制。尽快推出《非上市公众公司管理办法》,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纳入法制轨道。加大对内幕交易、市场操纵、欺诈上市、虚假披露等行为的打击力度。认真做好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深入推进打击非法证券活动。切实加强行业信息安全管理。加强对国际资本流动和跨境风险的监控和防范。仅2011年,全年调查内幕交易、市场操纵、“老鼠仓”等违法违规案件209起,作出行政处罚与市场禁入决定68项。

 

亚洲新闻周刊:能否进一步阐述“郭树清两手抓,一手严抓监管促规范,另一手狠抓创新促发展”?

徐士敏:201257日召开的《证券公司创新成长研讨会》上,郭树清提出在市场监管方面,要有效落实相关市场主体的基础管理和内部控制,逐步健全市场化的监管机制。加大对内幕交易、市场操纵、欺诈上市、虚假披露等行为的打击力度。认真做好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深入推进打击非法证券活动。切实加强行业信息安全管理。加强对国际资本流动和跨境风险的监控和防范。郭树清强调,创新要注意把握几大原则:一是严格区分公募和私募,逐步完善投资者适当性制度;二是永远不要做自己不懂的产品;三是不取不义之财,不能蒙蔽客户、欺骗客户,这是好的投资银行和差的投资银行的根本区别;四是要将风险敞口始终保持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五是时刻做好经营状况向最坏方向发展的准备。郭树清特别强调,证券公司应当有强烈的责任感,把投资者当傻瓜来圈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决不能让华尔街式的少数金融机构与社会大众的分裂在中国出现。在谈及新股发行改革时,郭树清表示,新股发行价格一定要有道理:“80倍估值没意见,但一定要充分说明。”对于人情报价、送礼:“证监会以最严厉的手段打击这一行为,甚至可以修法。”按目前的法律法规,对于IPO询价环节出现的“报高价”情况,并没有任何相关的惩罚机制。在4月底实施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写道“逐步改变目前存在的以‘送礼祝贺’心态参与报价,以分享‘胜利果实’心态参与认购,以‘赌博中彩’心态参与炒作等种种不良习惯和风气。”

 

亚洲新闻周刊:按照您的说法,郭树清是一位称职的证监会主席,那为什么任职不到一年半就匆匆离职了?

徐士敏:首先,中国股市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利益‘寻租场’。在真正的市场中,交易双方有进有出,价格由双方力量决定,政府只是提供合法公正的交易环境,交易给双方带来福利改进。中国股市这位沉疴难治的病人,其病原体不在于自身,而在于医院。郭树清只不过是一个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医生,医生如何能拯救医院?但是无论如何,在医院不能推倒重来的前提下,尽量对病危之人施以重药也是一种次优选择。良药苦口利于病,但是病人非但不领情,反而群起而攻之。要让中国股市真正成为筹集资金、配置资金和转移风险的工具,就必须把股市还原为一个真正的“市场”,在监管中发展,逐步挤掉股市中的垃圾和泡沫,创造一个能够让利益各方公平博弈的环境。

本来因为注册制改革就遭到了保守派和既得利益阶层的极力反对,郭树清因为提出IPO能不能不审,提出了股票IPO注册制,遭到了既得利益派和保守派的疯狂挤兑,审批权意味着什么?既得利益阶层不会轻易放弃权力,再加上股市一暴跌,更是被攻击的理由和借口。众所周知,在每一个证券案例后,都会有一个隐藏很深的利益集团,在严厉打击股市中的违法犯罪行为,必然会触动这些人的神经。所以郭树清在一系列改革得不到任何支持后,被迫离职去了山东。我认为郭树清和后任肖钢,都是中国金融界的杰出代表,金融理论和实践经验都很丰富,但为了中国股市一个无奈去了山东,一个竟一夜白头,如此英雄人物,在中国股市面前出师未捷泪满襟。作为改革者,郭树清和肖钢都是铁腕人物,雷厉风行推崇改革,这是改革者应有的风格,如历史上的商鞅、王安石等,无不是强势人物。

亚洲新闻周刊:有人说,因为股市暴跌,导致郭树清和肖钢被免职,但是真相是这样吗?

徐士敏:周小川任中国证监会主席时,中国股市暴跌,2001年见顶后,一路狂跌,但是周小川并没有被免职,而是去央行当了行长。尚福林任中国证监会主席时,2008年中国股市暴跌73%,无数股票跌得惨不忍睹,但是尚福林并没有被免职,而是去银监会当了主席。从以上两例可以知道,股市暴跌并不是原因,但为什么郭树清和肖钢在任时,中国股市下跌,他们就被免职了呢?那是因为背后有着一个深刻的原因:他们是中国股市注册制改革的殉道者。郭树清因为提出IPO能不能不审,提出了股票发行注册制,遭到了既得利益派和保守派的疯狂挤兑,审批权意味着什么?既得利益阶层不会轻易放弃权力,所以郭树清主席在一系列改革得不到任何支持后,无奈去了山东。肖钢同样是注册制的大力推进者,因为中纪委反腐,为肖钢推进注册制减少了阻力,但为了顺利推出注册制,肖钢等管理层走错了一步,就是在牛市中推出注册制,为了达到目标,结果靠杠杆推动了一场人造牛市,加上“内鬼”兴风作浪,结果股灾爆发,成也杠杆,败也杠杆。可以说目标是好的,方法错了。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场合、错误的方法,想做一件正确的事,结果还是错的。其根本原因还是由于注册制改革遭到了保守派和既得利益阶层的极力反对,股市一暴跌,更是成为被攻击的理由和借口。

 

亚洲新闻周刊:徐总,最后还要请教一个问题:您现在是如何评介郭树清和肖钢两位前任证监会主席的?

徐士敏:这两位年富力强的证监会主席为了中国股市的注册制改革而“先驱”了。因为在权贵经济盛行的经济体,任何一个善良而天真的愿望都会遭到扭曲。然而,我们不能忘了他们任上做了很多的改革工作,他们的功劳不应当被忘记,郭树清提出了价值投资论,首次试探注册制改革,狠狠打击违法犯罪行为;肖钢主席大力打击股市操纵、推出新三板等。但是,只要高层继续保持一个思路:既要推进注册制,又要股市平稳,那么接下来就还会有新的改革殉道者,这是无法逃脱的宿命。注册制是中国股市发展的必经之路和发行制度改革的必然趋势,只是选择合适的推出时机和相应成熟的条件而已;若管理层改变思路,在股市低位时推出注册制,也就是股市还要大跌之后推出,才为上策。

 

亚洲新闻周刊:感谢您再次赐教!

徐士敏:不敢,若有不妥还望指正!

201664日星期六